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6.小小独行侠。  因为有某种顾虑,就生硬地阻止孩子的行动,家长这样做其实是比较自私的。考虑的是自己的担忧,做决策的依据是让自己放心,而不是让孩子快乐并得到锻炼机会。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6.小小独行侠。因为有某种顾虑,就生硬地阻止孩子的行动,家长这样做其实是比较自私的,考虑的是自己的担忧,做决策的依据是让自己放心,而不是让孩子快乐并得到锻炼的机会。

  检验一个母亲给孩子的爱是否优质的,有一个试金石,即母亲是否愿意充分地对孩子放手,是否愿意推动孩子自主和独立。

检验一个母亲给孩子的爱是否优质的,有一个试金石,即母亲是否愿意充分地对孩子放手,是否愿意推动孩子自主和独立。

  前几年从网上看一个报道,一位叫马宇歌的小姑娘,上中小学期间就独自走遍全国各地。她的父亲是一位教育意识非常好的家长,鼓励孩子独自远行。马宇歌在一次次的远行中不仅增长了知识,更锻炼了能力,成长为一个品学兼优、能力出众的孩子。这个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前几年从网上看到一个报道,一位叫马宇歌的小姑娘,上中小学期间就独自走遍全国各地。她的父亲是一位教育意识非常好的家长,鼓励孩子独自远行。马宇歌在一次次的远行中不仅增长了知识,更锻炼了能力,成长为一个品学兼优,能力出众的孩子。这各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儿童其实有很好的自我保护意识,他们并不总是愣头愣脑,凡事不知深浅。给他们更多的锻炼机会,他们会成长得更快更好。

儿童其实有很好的自我保护
意识,他们并不总是愣头愣脑,凡事不知深浅,给他们更多的锻炼机会,他们会成长的更快更好。

  圆圆第一次独自出远门是9岁。当时她爸爸已来北京工作,她五一节独自乘17个小时火车,从烟台到北京看她爸爸。圆圆姥姥电话上听我说要把孩子一个人放火车上,担心坏了。说实在的,我和她爸爸也非常担心,让她独自走,肯定不如我带着她走的感觉好。在抚养她的过程中,我们最担忧的就是她的安全。特别是她4岁时,我们把她搞丢一次,这种担忧就变成了我们心中的一个病,总也好不了。

家长要鼓励孩子去独立做一件事,首先自己不要一脸愁容和不放心。要认真评估孩子的能力和事情的可行性,如果觉得可行,就表现出对孩子的信任,表现出轻松愉快,把紧张和担心藏在心里。

  那次是带她到一个朋友家聚餐,朋友住在一楼,大家带来的三、四个小孩在小区院子里玩,从窗户上就可以看到他们,我们在屋里放心地喝酒。可是当我们快要吃完饭了,出来却看不到圆圆,问那几个孩子,他们都没注意。大家一下子急坏了,酒也醒了,四处分头去找,大约一个多小时才把圆圆找回来。原来她走出小区大门拔草,因为对那里不熟悉,返回来时找错了方向,就找不回去了。她哭着乱跑,越跑越远,幸亏一个路边开小卖部的好心人把她留住,给她点吃的,让她等家长来找。

从家长的角度来看,放手让孩子自己去做事,与其说是锻炼孩子,不如说更是在考验自己。家长应该适当勇敢些,有勇气接受这种考验。

  这件事对我们刺激很深,我和她爸爸此后十多年如惊弓之鸟,动不动就梦到把圆圆搞丢了,每次都能从梦中吓醒。似乎直到她上了高中,这样的梦才没有了。她上小学、包括初中,只要有一会儿不能确定她在哪里,我们就担心得要命。虽然从我们内心来说,恨不得除了到学校,就把她牢牢地拴在身边,但知道不能限制她独立做事的自由,所以就会“违心”地怂恿她自己去做一些事。

一是家长没考虑孩子需要社交,需要和同龄人在一起。看冰灯,滑雪只是整个冬令营的几个点,而孩子的快乐是在同龄人一起出远门这整个过程中,二,是夺走了他的一个锻炼机会。孩子“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差”不正是由于他一直缺少这样的锻炼的机会吗?培养他照顾自己的一个机会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家长却又要夺走。三是因为这件事家长和孩子发生意见冲突,并且最终使孩子屈服于家长的安排,这让孩子觉得他的一件总是得不到尊重,这会让孩子要么逆反心理很重,要么毫无主见,而且也很容易形成只顾自己,不考虑别人感受的思维方式。

  这一次独自乘火车,是我告诉圆圆说,妈妈工作忙,没有时间在假期中陪你去看爸爸,你愿意的话就自己乘车去吧。她听了这个建议,开始有些疑虑,但经不起我的怂恿,转而就有些跃跃欲试。

因为有某种顾虑,就生硬地阻止孩子的行动,家长这样做其实是比较自私的,考虑的是自己的担忧,做决策的依据是让自己放心,而不是让孩子快乐并得到锻炼机会。

  在她走之前,我心里其实很焦虑。我不停地设想,不停地告诉圆圆遇到这个事该如何,那个事该如何。可能是我设想的意外太多了,圆圆突然说:“你说得那么害怕,我都不敢走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忧虑过度,过分渲染危险,吓着孩子了。事后我反思,家长要鼓励孩子去独立地做一件事,首先自己不要一脸愁容和不放心。要认真评估孩子的能力和事情的可行性,如果觉得可行,就表现出对孩子的信任,表现出轻松愉快;把紧张和担心藏在心里。事实上,圆圆来回一切都很顺利,虽说两头都有人接送,但这趟独自乘车的经历仍然让她觉得骄傲,对自己很有信心。

放手不是冒险,而是让孩子通过种种实践机会,锻炼胆量和能力,从而也能学会防范危险。如果家长总是怕孩子出意外,总是保护的严严的,将来他真的遇到什么事情,可能还是没有能力和勇气应对。这如同担心孩子摔跤,就不允许他去学习走路,结果是他将来会走的更为艰难,从这个意义上说,过度呵护也给孩子的安全留下隐患。

  第二年她10岁时,我们已迁居北京,她暑假要从北京去青岛看望从小一起玩耍的朋友小哲,也是来回独自乘火车。我们从北京送她走时,她说返回时不要来车站接她,她要自己从车站回家。我当时嘴上答应了,但有些不放心。从北京站回家需要先乘地铁,再倒公交车,上下公交车都要走较远一段路,这其实比从北京到青岛这段路还复杂。所以她回来那天,我还是跑火车站接了,而且到了站台上。除了不放心,还有一个原因是几天不见很想她,急于看到,以为这样也能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至于安全问题,家长应该和学校共同探讨,把出行方案好好研究一下,把每个细节推敲好了,确保活动顺利进行,另外家长平时,也要对孩子进行安全教育,让他学会照顾自己,保护自己。在这个基础上,要尽可能地然孩子独立去从事各种活动,一旦觉得可行,就高高兴兴地让孩子去做。

  结果,圆圆从火车上下来看到我吃了一惊,虽有些高兴,但更多是怪怨。怪怨我干吗跑火车站来接她。回家路上,我发现她对于怎么乘车回家已全部掌握,而且也很注意安全。比如进地铁时人很多,她会马上靠墙走,还提醒我靠边。所以她独自走完全没问题。

不论想让孩子做什么事,一定要综合权衡方方面面的情况,选择那些安全系数高的事情让孩子做。作为监护人,家长必须首先对孩子的安全负责。形式上是不是让孩子一个人出去,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经常让孩子有机会独自做事,独自承担责任,独自解决问题,哪怕是和家长一起旅行,一起做事,凡能让孩子独自做家长就不要包办,凡能让孩子独自想的家长就不要急于给他出主意。在孩子面前,家长要装得无能一些,无知一些,以便把种种机会留给孩子。

  这件事我很后悔,我的“热情”把她想要独自完成一次旅行的完美感给破坏了。我只顾自己的心情,而没考虑孩子的愿望。我想,如果实在担心她的安全,我来车站藏在她后面,不让她看见,尾随她回家,那样可能更好。

比如,上火车站,如果只带了一个孩子和家长都能被动的包,那就让孩子背着,家长倒可以空着两手轻松地上车。到旅馆,可以家长看着行李在大厅休息,让孩子去办入住手续。查阅旅游点资料,让孩子查找好了来提供给家长。

  初中时,圆圆还和同学逛了几次街,都是早晨七、八点走,玩到下午五、六点钟才回家。从内心来说,我真是不想让她出去,大街上乱哄哄的,几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能关照好自己吗?但我把情况权衡后,并把安全注意事项和圆圆聊一聊,感觉她的安全意识还是不错的,就痛快地答应了。其实每次她出去玩一天,我都在忍受一天煎熬。尤其她有时忘了给家里打电话,我就担心极了,坐卧不宁,几乎不能做任何事情,所能做的只是心里暗暗祈祷。同时也会生气,准备等她回来好好教训她一顿。但每次一听到门铃响,看到这个小姑娘疯玩一天又让自己平安回来,心里立即就充满感恩和快乐,火气荡然无存。她下次想出去玩,我照样痛快答应。从家长的角度来看,放手让孩子自己去做事,与其说是锻炼孩子,不如说更是在考验自己。家长应该适当勇敢些,有勇气接受这种考验。

“独立”是自立的同义词,它是一个人成长必备的条件。现在有一种说法,年轻人都要成家立业,在心理上还离不开奶嘴。许多人只是把这种现象当作有趣的话题来说一说,其实这背后影藏的,是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深重的悲哀。这悲哀暂时看起来还不严重,但未来恐怕会越来越让人忧心忡忡。哲学家弗洛姆认为,检验一个母亲给孩子的爱是否优质的,有一个试金石,即母亲是否愿意充分地对孩子放手,是否愿意推动孩子自主和独立。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已初中二年级了,学校在寒假要组织一个冬令营,由老师带学生到哈尔滨看冰灯、滑雪。孩子想报名参加,妈妈因为孩子从未离开过自己,认为他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差,不放心,就不让去,说要等到妈妈放假后,由妈妈亲自带他去玩,孩子为此非常不乐意。家长认为反正都是去哈尔滨,都是去看冰灯、滑雪,时间差不多都是一周,妈妈带他去还可以一路照顾他,这有什么不好呢。

爱孩子,就勇敢地放手,让这个小小独行侠去“潇洒走天下吧”

  这位妈妈的担心当然是有道理的,哪个家长面临这个问题时,都会考虑孩子出去会不会照顾自己,安全不安全等问题。但这样的安排有几个错误:

提示:凡是在孩子事情上大包大揽,甚至在思想上也不让孩子独立的父母,他们表面上付出了很多辛苦,其实他们的思维方式总是以自我为核心,首先满足的是自己的想法,没有认真考虑孩子的心理需求,没有意识到孩子的独立性需要生长,而是以密不透风的“呵护”和“指导”占满了孩子所有的成长空间,夺走了孩子一次又一次自我教育和自我成长的机会,到孩子长大了,天性中许多潜在的能力严重退化后,家长却由来抱怨孩子“不懂事”“没出息”

  一是家长没考虑孩子需要社交,需要和同龄人在一起。看冰灯、滑雪只是整个冬令营中的几个点,而孩子的快乐是在和同龄人一起出远门这整个过程中。二是夺走了他的一个锻炼机会。孩子“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差”,不正是由于他一直缺少这样的锻炼机会吗;培养他照顾自己的一个机会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家长却又要夺走。三是因为这件事家长和孩子发生意见冲突,并且最终使孩子屈服于家长的安排,这让孩子觉得他的意见总是得不到尊重;这会让孩子要么逆反心理很重,要么毫无主见,而且也很容易形成只顾自己,不考虑别人感受的思维方式。

“懒散”等等。

  因为有某种顾虑,就生硬地阻止孩子的行动,家长这样做其实是比较自私的,考虑的是自己的担优,做决策的依据是让自己放心,而不是让孩子快乐并得到锻炼机会。

读后感:这个可能是困扰中国家长们的一个最头疼的问题,其实很多家长们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除了“放养”的孩子是没有办法去关照他们,只能“放任”他们自由的成长,这样的孩子又有利的一面,也有问题的一面。一方面自身的独立意识很强,在做事方面会很果敢,为人处世方面会比较强。问题的一面就是由于长期缺乏父母的关爱,在亲情上的缺失,会在性格和行为习惯上有一定的问题,也有有偏颇的一面。所以这点上,我们民族的独立意识上的教育确实要比欧美和日韩要差一些,从很多实例上都已经应征了。
其实也是一个两难的问题,特别是现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一定程度上加深了人们对安全的缺失感和恐惧感,更加让大家不敢去让孩子尝试独立的尝试,像文中我省略的案例,圆圆一个人坐火车,还有一个孩子从5岁就开始自己上幼儿园,7岁独自去坐10个小时火车去看外地的爷爷奶奶,周末或假期让孩子买菜做饭。这样的例子在今天估计是无法想象了,拐卖孩子,还有其他的伤害事件,让人更加无法去尝试了。从这点来说,我们虽然处在这样一个“和谐”的社会,而不能放手的让孩子去尝试做独立的事情,也是让人很可悲的事情。而前段时间,有一个小孩子做家务的视频在网上的点击率很高,我还是很佩服家长的勇气和理念,人的天性是从劳动中独立的,从小培养劳动意识也是独立的一部分,回想我自己也是独生子女,在独立性上比起其他的孩子确实要差一些,记得上大学时期出去玩的时候中还是很但心,怕做错方向,不过还真的坐错过一次,后来出去的机会多了,在武汉待的时间长了,慢慢地才把这个出行的能力培养起来,确实可能很多朋友不能想象吧!还有做家务的能力,必须要创造一些机会和条件来“逼迫”自己来做,其实很多时候习惯就成自然了,有些有品位的,有生活质量的人,往往都是家务能手,他们不认为做家务事苦差事,而是生活情趣的一部分!这点从国外的很多家庭生活中也能看的出来!

  放手不是冒险,而是让孩子通过种种实践机会,锻炼胆量和能力,从而也能学会防范危险。如果家长总是怕孩子出意外,总是保护得严严的,将来他真遇到什么事,可能还没有能力和勇气应对。这如同担心孩子摔跤,就不允许他去学习走路,结果是他将来会走得更为艰难。从这个意义上说,过度呵护也给孩子的安全留下隐患。

前段时间还有一个小孩子做面饼的视频也让人叹为观止,手法纯熟比一般的大人做的都好!我们真的不要小看孩子们的动手能力,过多的“助人为乐”包办,反而是不利于孩子的肢体的成熟,也有可能会抹杀孩子的特长。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