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

  老园丁走近桑树,以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暗自思忖道:“这是棵有用的树呵!它结出的果实味美多汁,不该用锯条伤害它的枝干。”他要找的是一棵不挂果的、没有多大用处的、适合砍伐而当柴禾烧的树。老园丁转眼看到了近旁的垂柳,就是那株曾幸灾乐祸而不可一世的垂柳!这回厄运该降临到身上了。

朱北顺

  老园丁不慌不忙地把锯齿对准垂柳的枝干,哧哧地用力锯起来。狂风大作,势头更加猛烈。垂柳浑身颤抖不已,白色的木屑伴着痛苦的呻吟,随风飘扬,飞向远方。不大的工夫,马路边上就堆满了粗细不等的柳树枝条。

  几十年的独身生活使我厌倦了,我决定娶一个妻子。近年,我经常看到取名为“爱情”的婚姻介绍所的广告,据说,这些广告曾经帮助许多人解决了他们的终身大事。
  介绍所位于市中心。一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年轻守门人在门口迎接我,向我深深地鞠了躬。矮矮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穿戴雅致的女士,她老练地对我说:“现在,请您到隔壁的房间去,那里有许多门,每一个门上都写着您所需要的对象的资料,供您选择。亲爱的先生,您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
  我谢过了她,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里面的房间里有两个门,第一个门上写着“终生的伴侣”,另一个门上写的是“至死不变心”。我忌讳那个“死”字,于是,便迈进了第一个门。接着,又看见两个门,右侧写的是“淡黄的头发”,左侧写的是“乌黑的头发”。应当承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比较喜欢长着淡黄色头发的女性,于是,便推开了右边的那扇门。进去以后,还有两个门,左边写着“美丽、年轻的姑娘”,右面则是“富有经验的、成熟的妇女和寡妇们”。你们当然可想而知,左边的那扇门更能吸引我的心。可是,进去以后,又有两个门。上面分别写的是“苗条,标准的身材”和“略微肥胖、体型稍有缺陷者”。用不着多想,苗条的姑娘更中我的意。可是,进了第五个房间,里面还有两个门,分别写的是“双亲健在”和“举目无亲”。
  我感到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庞大的分检器,在被不断地筛选着。下面分别看到的是我未来的伴侣操持家务的能力,一个门上是“爱织毛衣、会做衣服、擅长烹调”另一个门上则是“爱打扑克、喜欢旅游、需要保姆”。当然,爱织毛衣的姑娘又赢得了我的心。我推开了把手,岂料又遇到两个门。这一次,令人高兴的是,“爱情”介绍所把各位候选人的内在品质也都分了类,两个门上分别介绍了她们的精神修养和道德状况:“忠诚、多情、缺乏经验”和“有天才、具有高度的智力”。我确信,我自己的才能已足够应付全家的生活,于是,便迈进了第一个房间。里面,右侧的门上写着“疼爱自己的丈夫”,左侧写的是“需要丈夫随时陪伴她”。当然我需要一个疼爱我的妻子。下面的两个门对我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抉择:上面分别写的是“有遗产,生活富裕,有一幢漂亮的住宅”和“凭工资吃饭”。理所当然地我选择了前者。
  我推开了那扇门,天啊……已经上了马路啦!那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守门人向我走来,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彬彬有礼地递给我一个玫瑰色的信封。我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您已经‘挑花了眼’。人总不是十全十美的。在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前,应当客观地认识自己。”
   

  当见到有用的东西遭受伤害和摧残时,千万不要幸灾乐祸,高兴得太早。一棵树的价值如何,老园丁的心里是有数的。

  大凡成绩斐然的饱学之士,难免一时碰壁,或遭他人攻击;反倒是那些不学无术之辈,极少受到责难,然而他们充其量只配“烧火取暖”,所剩的灰烬也只能丢进垃圾堆。

  一个选择的机会

  人总不是十全十美的。在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前,应当客观地认识自己。

  几十年的独身生活使我厌倦了,我决定娶一个妻子。近年,我经常看到取名为“爱情”的婚姻介绍所的广告,据说,这些广告曾经帮助许多人解决了他们的终身大事。

  介绍所位于市中心。一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年轻守门人在门口迎接我,向我深深地鞠了躬。矮矮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穿戴雅致的女士,她老练地对我说:“现在,请您到隔壁的房间去,那里有许多门,每一个门上都写着您所需要的对象的资料,供您选择。亲爱的先生,您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

  我谢过了她,向隔壁的房间走去。

  里面的房间里有两个门,第一个门上写着“终生的伴侣”,另一个门上写的是“至死不变心”。我忌讳那个“死”字,于是,便迈进了第一个门。接着,又看见两个门,右侧写的是“淡黄的头发”,左侧写的是“乌黑的头发”。应当承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比较喜欢长着淡黄色头发的女性,于是,便推开了右边的那扇门。进去以后,还有两个门,左边写着“美丽、年轻的姑娘”,右面则是“富有经验的、成熟的妇女和寡妇们”。你们当然可想而知,左边的那扇门更能吸引我的心。可是,进去以后,又有两个门。上面分别写的是“苗条、标准的身材”和“略微肥胖、体型稍有缺陷者”。用不着多想,苗条的姑娘更中我的意。可是,进了第五个房间,里面还有两个门,分别写的是“双亲健在”和“举目无亲”。

  我感到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庞大的分检器,在被不断地筛选着。下面分别看到的是我未来的伴侣操持家务的能力,一个门上是“爱织毛衣、会做衣服、擅长烹调”,另一个门上则是“爱打扑克、喜欢旅游、需要保姆”。当然,爱织毛衣的姑娘又赢得了我的心。我推开了把手,岂料又遇到两个门。这一次,令人高兴的是,“爱情”介绍所把各位候选人的内在品质也都分了类,两个门上分别介绍了她们的精神修养和道德状况:“忠诚、多情、缺乏经验”和“有天才、具有高度的智力”。我确信,我自己的才能已足够应付全家的生活,于是,便迈进了第一个房间。里面,右侧的门上写着“疼爱自己的丈夫”,左侧写的是“需要丈夫随时陪伴她”。当然我需要一个疼爱我的妻子。下面的两个门对我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抉择:上面分别写的是“有遗产,生活富裕,有一幢漂亮的住宅”和“凭工资吃饭”。理所当然地我选择了前者。

  我推开了那扇门,天啊……已经上了马路啦!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