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学带来的烦恼

去年11月份就自学java,学了一些基础,就无疾而终了。最近又报了个班,专门学习java。第二次重学基础的时候才发现之前有很多地方理解不当,直到现在才渐渐摸到java编程的门道。

  在一个城市呆久了,你是不是觉得生活太平淡了,有点向往远方,想出门旅游,体会一下“流浪”的感觉。呵呵,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初学的时候看到一堆代码头都大了。很多看不懂的,问题简直是无限多。而且学完一个概念,马上接着又需要学习新的概念。每次接触新概念的时候,总是很陌生,而且还有些恐惧。

  可是,如果你真的离开自己熟悉的城市,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你又会觉得很不习惯,你不知道怎样开始新生活,怎样融入一个陌生的群体。我的一个小朋友——小魔女COCO就遇到过这样的烦恼。

为什么说会有些恐惧呢?这就像我们刚刚接触一个新的领域的时候,有很多的不适应。那种不适应其实就像恐惧一样,就像探索未知一样。但是一旦掌握了那个知识点,那感觉又是那么亲切,那么熟悉。

  小魔女COCO转学了。

这就像走钢丝一样,那些初学者大都会感到恐惧,但是一旦走熟悉了就不恐惧了。

  她一百个不愿意,可没办法,爸爸妈妈工作调动,家从重庆搬到了北京。北京多好啊,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长城、颐和园、故宫、天坛……

通俗地讲就是:一回生,二回熟。

  可是,离开了生活9年的城市,离开了熟悉的学校、老师和同学,闯进偌大个北京城,小魔女没有了朋友,孤独极了,哪儿也不想去玩。她要回重庆,哪怕一个人回去!

这其中的必经之路是什么呢?

  一天,聪明的COCO灵机一动,写信向“知心姐姐”求援,或许“知心姐姐”能帮助说服妈妈,让我回老家!

就是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

  在信中小魔女大倒苦水:“过去在班里我是一个小干部,有好多事做,可是现在来到新集体中,没人认识我,没事可干,没人理我,我没有朋友,没有快乐,我很郁闷,我要回家!”

最开始我以为这个过程很简单,我以为这个道理简单到每个人都明白。

  小魔女好可怜,孤独的感觉的确难受!

后来我看到一些人因为尝试过某件新事物,结果得到了一些不好的反馈。从那以后就彻底放弃了再去尝试类似的新事物。

  我给她回信说:“人一生中要换许多地方,结识许多新朋友。走进一个陌生的世界,你要主动伸出手,别人才能和你手拉手。究竟怎样才能融入一个全新的群体呢?我不知道,可我相信你能行,一定行!”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在比特币吧看到过有人雄心壮志杀入区块链世界,然后立马灰溜溜逃走。然后还发表了一些类似这样的话:打死我也不碰这个东西了。

  半年后的一天,小魔女的妈妈告诉我,小魔女现在变化可大了,已经融入了新集体!

于是,从那以后他们大致也不敢再涉足区块链世界了。这就好像是一个女生的初恋是渣男,结果她就发誓再也不找男的了。当然,这个例子有点极端。不过事实也差不多是如此。

  太好了!我们生活中,有许许多多随父母工作调动的孩子正面临着转学的烦恼,小魔女有什么魔法,让自己很快融入这陌生的群体呢?

上学的时候学习数学,每学期都要接触新的概念,新的知识点。于是,想要学好的办法就是不怕遇到新问题,新概念,一旦遇到的时候就认真思考解决办法。

  我立刻给她发短信,让她帮我一个忙,把她的魔法告诉我,我好告诉别的小伙伴,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学习数学是如此,学习编程是如此,学习任何新的东西也是如此。刚刚开始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适应的感觉。那种不适应会被很多人当成是自己不适合做那件事,于是草草放弃。

  小魔女特够朋友。一放寒假就开始动笔,鸡年春节前的一天,小魔女发来“密件”,打开一看,写得真棒!小魔女说:

实际上那种不适应的感觉就是0到1的必经之路。

  刚刚来到这陌生的城市,我很不习惯。真的,很不习惯!

那些能够度过那个时期的人都在那件事上付出了一个东西——叫做耐心。

  首先,我放不下自己的故乡——那个可爱的山城。那里很美,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白天可以爬上一座座高山,虽然不能说是千仞高峰,但是空气极好,有利于身心健康;晚上,可以观赏山城夜景,吃麻辣的红汤火锅,这一切真是人生当中的一大快事啊!

正因为没有耐心,所以我第一次学习java编程的时候很快就没学习了。现在我又重学的时候,发现效果已经出来了,因为当时不熟悉的概念,现在已经能够做到熟练运用了。当时看着头痛的代码,现在已经比较适应了。

  然后就是我的朋友了,我们认识很久了,长的有6年了,短的也有一年了,都是我的“铁姐们儿”。我离开时她们那依依惜别的眼神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还有一个事情是,当时才刚刚开始学习,我就想一上来就写个游戏。这就像那些刚刚入股市的人想每天都赚10%一样。这显然不切实际,又由于遇到的问题很多,两下就浇灭了我的热情。

  还有,教育我、哺育我的老师们;还有,那一栋我住了整整9年的大楼;还有,我最喜欢的盆栽;还有……总之,我想念故乡,而这里的一切却是那么陌生。我不习惯,真的不习惯。

于是,那看起来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一回生,二回熟。当我们践行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从生到熟实际上是质变的过程,那是个漫长的过程。

  “在沉默中爆发”,这句话最终会在我身上应验的,我知道。在整天的默默无言中,我的心里渐渐产生了压抑感,使我透不过气来。尽管我承认,我们现在的房子比以前大了不少,并且比以前还要漂亮得多,按常理说,这样的房间是更透气的。

那为什么还有很多人虽然明知道要耐心还是耐心不了呢?

  不过还好,还有时间。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还有一个寒假可以调整情绪。

因为采用了终点式思维。比如,等到我学好了这项技能我就可以轻轻松松月入上万了。等我赚够了钱,我就可以每天葛优躺了。

  一个寒假不用做作业,所以我每天都用玩电脑和看书打发时间,性格渐渐孤僻——不喜欢和任何人交流,因为我总觉得他们和我并不是一类人。

正因为我们快一点享受这个事情后面的结果,导致了我们当前的这件事情做地不够认真。

  父母也渐渐发现了我的不正常,心里百感交集,他们常常在我将自己关在小房间里的时候偷偷议论我:

有这么一个例子,每到放长假的前几天,很多人就在公司坐不住了,整天想着如何在假期玩玩玩,如何在假期葛优躺。于是整天这样想着那个结果,怎么可能耐心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当然这和小学生放学前的一节课差不多。

  “整天只知道玩电脑、打游戏,要不就是默默地看书,以后还怎么和人交往?”

更好的策略应该是:里程碑思维。

  “是啊,这可怎么是好?”

比如把高中结束当成人生的一次里程碑,把大学结束当成人生才刚刚开始。把财务自由当成是自己成长的一个里程碑,路过那个里程碑之后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的耳朵出奇地好,他们的谈话统统钻进我的耳朵里,当时我就很想说:“我不想这样,我想回去!”可是我知道,如果我那样说了,他们一定不会同意的。所以,我第一次把话窝在心里。

这就好像把跑完10圈当成目标的人,和把跑到10圈当成一个里程碑的人的行动是不一样的。前一个会在快到10圈的时候很累,而后一个知道,那十圈只是我跑步的一个标志而已,因此不太在乎,从而那十圈也不会那么累。

  说实话,把话活生生咽到肚子里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没有办法发泄,也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每天,我心中都有一块巨石,狠狠地压得我心情沉重,情绪低落。

总结一下

  我以为我就会这样等到自己爆发,但是,那一件事改变了我……

一回生,二回熟是一句需要耐心才能践行的话。

  那个下午,奶奶陪着我到楼下去散步。奶奶不太认路,所以一个念头便在我的心头萌生……

而耐心的关键点就是告别终点式思维,利用里程碑思维来应对。

  趁着奶奶欣赏小区美景的时候,我便悄悄溜走了。

面对困难的时候,暗示自己:困难的阶段只不过是必经之路。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