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没有找到日记,我是不可能把那天的时间和情节说的那么清楚的。但不能否认那半天的经历真得是难忘的。1997年12月30日,沈阳。今天真潇洒,午饭后,无聊,我们6个人一起压马路,因没有暂住证

聚餐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没有找到日记,我是不可能把那天的时间和情节说的那么清楚的。但不能否认那半天的经历真得是难忘的。

又到周末,四人相约一起喝酒,晚上六点来钟其余三人陆续来到老刘的茶室集合,老侯提议说:咱要不就在茶室喝吧,我车上有好酒,从中辕酒楼要上几个硬菜,今晚不醉不归。老刘很是相应候子的提议:行,就这样,打电话要菜。两个李姓兄弟也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1997年12月30日,沈阳。今天真“潇洒”,午饭后,无聊,我们6个人一起“压马路”,因没有暂住证,被带到了派出所。

大李拨通了酒楼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老板娘熟悉的声音:李主任,你好,您有什么吩咐?

到派出所,民警吩咐把身上的钱、东西都拿出来。他们五个人把钱、传呼机、电话号薄、顶针,连手纸都拿了出来。我也把我的用来看时间假传呼机拿了出来。“都拿出来”严厉的吼声后,又有人拿出一些钱。接着有民警吩咐“洗一洗”并说,“洗到以后别怪不客气了”。我被洗了一下,逃过一劫,因为我的衬衣口袋里有16元人民币,一摸就会摸到的,真庆幸他没有拍到那个部位,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一民警见没有多少钱,吩咐道“重新洗一次”。我被吓的打了一寒颤,但此时只能咬紧牙关,听天由命了。还好,天公作美帮了我,正好要搜到我时,搜者在接了一通电话后,出去执行其他公务了。

大李:“怎么能吩咐您呢!”接着是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说道:”麻烦你给弄七八个菜送过来,我们在老刘这,四个人。”

然后,大家规规矩矩的站着。“嘟”,又“嘟”了一声,放在台上的传呼机告诉我们在这里已站了2小时。脚累了,肚子饿了,我请假上厕所,顺便及其谨慎的从衣服底下摸出衬衣口袋里的钱,转移到衬裤口袋里,这一系列动作均是在大衣的掩护下小心翼翼完成的,因为我担心厕所里装了监视器。出来后,我站到原处,如释重负。因为穿警服带国徽帽的人都不在这间房里,渐渐地,我们有的人坐了下来,有的人看起来报纸,还有人偷抽了放在台上的“自己的烟”,并且开始了低声、小量语言交流。屋子里有一个我们不认识的小姑娘,始终未吭一声,她安然的坐在那里端详着报纸,时不时从兜中掏出寻呼机看看,可一个也没回。我想,这个寻呼机应该是设置在震动上的,这个小姑娘可能是来这里实习的。但后来证明,她也是被带过来的。

老板娘热情地回道:“好的,这就给你做,一会给你送过去。酒还要吗?”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很乐观,因为我们知道老板会尽快想办法来“救”我们的,尽管有人吼不要说话。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句话的威力也逐渐减弱。其间,老侯的寻呼机响了,看过号码后,他不敢回,我真替他着急,心里真觉得他是窝囊废,我依上面的号码用派出所的电话回了过去,原来是燕子,一直喊着侯哥,我没告诉她我是谁,她笑嘻嘻的问我们,“要不要送饭啊,”老侯的老婆也凑过来说了两句,我郑重其事的对她说,“你赶快把老板叫来。”派出所的同志看到我用他们的电话也没说什么,可能他们看我还有点顺眼的缘故吧,谢了你嘞,不对我发官脾气的民警。

“不要了,自己这有!”

有人来了,那个小姑娘被来人保了出去。台上有五根皮带,其中有两根是贵一点的,当时200多元吧,后来得到批准可以拿回皮带。一民警跟我们说:“叫你们老板一小时内过来,不然送你们到‘大二环’劳动改造去”

“那好的,菜一会儿给你送过去。”

钟声告诉我们,在这里呆了五个小时,夜色告诉我们往日这个时候开饭了,站在这里很难受,多希望老板赶快把关系疏通好,带我们离开这里。

恍然小悟

其实,今天此事的起因是,我们同事的一个宿舍楼,由于他们的疏忽,忘记关了水龙头,导致楼下被淹,激起民愤,派出所曾经让我们老板去一次,而我们老板失约,派出所觉得挺没面子,所以才以没有暂住证为名,逮住了我们。

菜还没来,四个人就喝茶聊天。四个人里小李资历最浅,小伙年轻做事情还算认真,但是有点一根筋,不是怎么很灵头,和这三人一个办公室的时候没少替他们干活,现在虽然不在一个办公室,现在一块吃饭聚餐什么的还能叫上他,这三个人还算是不赖。还时不时的在工作中提点小李,这年头能做到这样就算不错了。

其实,我们老板也有错,好公民应当依法办事,你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里”租房营业,你就应该按人家的规定把手续都办全办妥了。不就是一个暂住证吗?有了它我们今天怎么会受这个罪呢。或者如果你事先把这些当官管事的都疏通好,不办也没关系的。你们这样的不负责,让我们出来打工的,总觉得像欠人家多少钱似的,生怕被人家逮住,一点安全稳定度都没有。我真愿办个暂住证,哪怕自费也踏实。在我做过的地方,不都有暂住证吗?这个暂住证,在居住时是个临时户口簿,等你离开了,就成了我们人生经历中的美好印记和证明,何乐而不为呢?看,我就收藏了南京、北京、上海、桂林、青岛、长春等地的暂住证!

小李今天遇到点事,心里很是不痛快。老侯在大老板身边工作,一些消息比较灵通,小李问老侯:今天老板开会有没有说以后每天早上都要6点前到做好就餐和早操检查。老侯说:没有啊,只有中层去,不过你部门领导被批了,其他部门领导早上都去检查了,他两天没去都被老板发现了,挨批了。老侯:你是不是这一周都在那盯着呢,大老板都看到了,点名表扬了,但是你可能惹着老混棍了。

不多时,老板在一人的陪同下来了。这位女士是我们的一个顾客,本地人。社会关系相当了得。你看她,个子高挑,身材匀称,打扮入时,举手投足之间足可以感觉出她的高贵典雅,与众不一般的气质。在她与民警随意的轻言细语,和银铃般的笑声过后,我们被告知,可以走了,我们向出了笼的小鸟,首先争先恐后的走到了门外,二曹、燕子、金顺等,都来接我们了……

想想今天下午开部门会议,老混棍,在办公室狂吼,说什么以后都要早到做检查,人家小李怎么怎么样,分明是在告诉大家你们被要求早到是因为小李,不是他的事!

就这样我们在派出所度过了难忘的半天。

小李恍然小悟,那个老混棍这是拿我出气,让我背锅,还拉大家下水!无比的心塞!!!都是些什么人呢!

高领导

很快菜就送过来,摆了满满一桌,老侯拿出一坛当地酒厂产的原浆酒,把大家的酒杯都给满上了,这是他的手机响了,只听电话那头大嗓门的问道:“在哪快活呢?”老侯:“在老刘这呢,快过来吧,喝上几杯!”那头倒也爽快,“好的,一会儿就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