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作者简介金勇,本名李金勇,甘肃康县人,写诗、写评论。日记的N种记述方式◎第一日哦!缪斯我说的是植物本身在春天,我在你体内制造了那么多的麻烦,我制造了土壤,种子北回的雁阵,易碎的瓷器在你的庇佑之下,我又制造了,纸,赝品,天空,碧蓝的眼睛你白瓷的柔软的乳房。你的疼痛,海豚的尖叫声我仿佛要置身事外,看落日覆盖秋葵,它成熟的羞赧在闪烁着南国椰子树的窗帘下大海的波浪,席卷而来。你迷离的眼神,垂下来温顺如熟睡的婴儿。◎第二日你给我雨,雨水中丰收后的秋天给我黑夜,热烈的嘴唇同时把颤栗的背,给我你给我一个临窗而过的背影给我穿过堡垒的玄铁剑,你还能给我什么?天空,乌云,或者惊雷,闪电。包括你的孤傲,直脾气,偶尔一点的小性子。其实,你还可以给我爱,欲望。梦中的桃花源◎第三日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在璧垒森森的樊笼中对峙,反抗。铁索,镣铐,烧红的烙铁,致幻剂穿透胸腔,开始是我的肉体,后来是我的灵魂。我该需要多大的意志力,才能与世界对抗。我的内里一边住着佛,一边住着魔鬼他们在相互厮杀。又在互相共情。◎第四日像爱你一样爱着这个世界像爱你一样爱着这个深秋的雨水,饱满,热烈。丰硕的果实。挂在干枯的枝头雀鸟停留在山楂树上,啄食着果核。我将收集雨水,收集这人间,瞬间爆裂的哀嚎像我忧郁的坏心情。惯性思维的悲沉逻辑怕传染,辐射给更多需要光明的人我走向你的时候,其实,我已做好了步入坟墓的准备。我的孤绝,是肉体腐化的退守。而希望是精神与灵魂的闪现。◎第五日将一瓶收藏的老酒打开轻轻地呡上一小口,然后拧上盖子将一条舍不得抽的好烟,从柜子里翻出来,然后点燃一支,深深的猛咂一口迅速的掐灭将女人的身体偷偷的打开,将她胸前的句号轻轻含在嘴里,然后将母亲再回忆一遍我感受到了这快感的过程,无程序,无指令,自卑,羞涩,我要点燃生命的星火,不被人们看好的生命方式,道德伦理的绑架和来自生命甬道的幽暗光源没有什么高尚和卑劣之说你该早点醒来,换身干净的衣服,晒晒太阳,吸收新鲜空气。到空旷地走走。◎第六日我要制造N种无逻辑的词语将他们相互串连淤青色的河水,叮咚的石头,面色苍白的芭茅草。它们在秋风中伫立她来到我的身边,我浑然不知仿佛心跳,加速了,死亡的距离鱼在水的上方,寻找木头,乌鸦在头顶,窥探了石头的小心思水鸟要游到河的对面去。野黄花独自开着,黑蝴蝶停留在花额上。这是深秋的黄昏,太阳在教堂的屋顶反复辐射。十字架猩红的油漆正在脱落。裸露的果核被赶下枝头河道里无人踩过列石。黄昏这边我读圣经七遍。◎第七日蠕动的蛇的幽灵泪眼婆娑,世界的尽头光,迷离的幻影我与执念一同跌入无尽的深渊◎第八日我要用光明涂抹黑暗我要使用一点小伎俩,念三两声咒语把罗塔牌倒置在浴缸里我要让死亡的气息,撤离黑暗哪怕它的存在,只是一瞬间在咖啡里加点啫喱,搅拌睡眠回到森林深处去,原始的腐木上的白蘑菇胜过无数欲望的饕餮盛宴时光的隧道落满尘埃的柱形灯台那可怕的小木人符咒,将永远消失我要和光明一起斗争黑暗。没有人愿意看到我的新生,他们都希望我早日死亡在收获死亡的葬礼上,高唱赞歌,制造虚假的哭声,好让心安理得的心理获得正义的安慰。◎第九日通向教堂的小径,我看见了白色的墓碑我假设这是一座拱形的教堂在圣母院,白色的婚纱,拖在长长的红地毯上,一部圣经,一个心形的苹果我要抠出一颗词,正如他们嘴里颂祷的一样,名词是你的肉身,动词是你的灵魂我在介词和副词之间徘徊已久停顿的句子,拉长了槌声,我就往前迈过一步,靠近黑色的庄严的时刻钟声响起,我走向墓碑。关上死亡的抽屉,并记下爱情的墓志铭我是如此的孤独,像旧病复发的抑郁症患者,但我不能够再次死亡,再次走向坟墓我有足够的勇气,用来爱你在雪崩之前,把我们的肉身压向土壤深处。那时我的魂魄不见了而爱在春天开出黄色的小花◎第十日余下的日子,我试着做点光明的事情在黑暗里呆久了,体内的魔鬼就会盘踞光明的渡口我的血液,只供养了自己的一小部分光明更多的黑,还在体内隐藏我试图向生活招安放下爱放下生存的勇气但对于秋日来说,一只困囿于生活的老虎还能在樊笼中获得起义吗?我交出流水,交出更多的星辰只等时光踏过荒凉的额顶这时,我的日子,也便在夜风中收获明月◎第十一日我们终将醒来,我们终将穿过一条幽暗的峡谷我们终将闯过无人之境在火焰中,在潮汐的黎明前我们用剑,用戟刺穿幽灵之神我们终归回归,在西西亚湖森林贴着森林,剑回到剑稍你用嘴唇和手中的钥匙打开七重之门大地上云影翻滚森林里
溪水潺潺我看到了光,云朵上的尔玛光明来临之前那自由之神的欢快,那灼如婴儿绯红的脸时光消失于彼岸,光自萨朗的石碉上升腾

何晓坤,中国作协会员。著有诗集《蚂蚁的行踪》《灯花盛开》《映像罗平》,编著地方文化散文集若干。参加《诗刊》社第8届“青春回眸”诗会。获第十届云南日报文学奖、滇东文学奖、云南优秀作家奖、《延河》最受读者欢迎奖等。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急匆匆地走进这片树林

确定无人后,一屁股瘫坐在地

号啕大哭起来。她边哭边捶打大地

先前在林中叽叽喳喳的雀鸟

被惊得仓皇逃窜。这个悲伤的人

身体里好像堆积了太多的苦水

哭得泣不成声,哭得天昏地暗

有那么一瞬,她的声带

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只剩下

不断重复的“妈呀”“天啊”的哭喊

此刻,世界很安静

雀鸟,小虫,和远远呆立的我

都学会了隐身在哭声的暗处。

这个悲伤的人,哭完之后,

擦了擦眼泪,理了理衣服

迅速走出了这片林子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交 流

我们说到梦,说到载满货物的车子

忘了方向和目的地,像一只倦鸟

飞翔中突然和翅膀失去了联系。

天空里的每一片云朵,都住着神仙

也住着苍狗。而那只困兽

不会再有归途,它只能接受

阳光的拷问。说到一朵花的绽放

如果错过了春天,无论提前

还是延期,都没有了太多的意义。

我们还说到落日,说到叶隙间漏下的夕光

多像墓中人丢失的金子。

说到孩子,和宿命中的种种神秘

但我们一直没有,找到密码。

肉身正一天天速朽,任何一片落叶

都可以砸伤大地。我们说的时候

其实黑夜早已降临。黑夜里没有远方

也不用看见,彼此瞳孔中

就要滚落的泪滴。

在黑暗中点燃香烟

没有痛苦,也不需要思考。

没有纠结的取舍。没有恨

也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没有愤怒

没有夕光切割山河的悲凉!

秋风渐行渐远,没有愁绪

没有心虚和恐慌。没有回忆

也没有满目春光的怀想。

什么都没有。此时我静如

虚无中的虚无。这样的时刻

我在黑暗中点燃香烟

只想无意中灼痛自己。

掐灭烟头后,再胁迫自己

成为黑暗的一部分。

炒茶记

离开枝头的叶子

不再需要天空和云朵。

借枝头存在,已是它们的前世。

今生,它们来到了另一个江湖

接生者说,去除你的青色

你就拥有了柔软,焙干你的水分

就能走向纯粹。火中洗浴

只是重生。

我还联想到,一片叶子

在枝头站立多久,比较合适?

一个人,挖空心思地想长寿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