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宗风秋

第三章 学个技术

2016年12月24日,2017年研究生考试第一天。别管怎样,小女儿总算进了考场了!心里一块巨石,总算落地了!可巧去学画画的路上,手机突然有短信,赶紧打开,原来是联通公司,通知我话费不多了,还以为是小女真的弃考了!

       
暑假完全过去了,可是分配的消息仍然一点没有,这让母亲和张伟都有点焦虑。张伟每天都能看见继父认真去上班的样子,张伟有点羞愧见他,吃他的饭,上学的时候也就罢了,可是如今仍然在吃闲饭。母亲倒是一直宽慰张伟,说再等等,不要着急。张伟一天比一天焦虑,虽然张伟也知道这事情肯定会有一个结果,可是等待的过程却是如此艰难。9月15号的时候,张伟和母亲去张伟小姨家一趟,小姨夫是做电焊工的,自己开了个门市部,中午吃饭的时候,母亲和张伟跟着小姨夫一家说明了情况,张伟主动要求跟着小姨夫学电焊,小姨夫同意了。张伟回了趟家,收拾了一点东西在小姨家住下了。

就昨天晚上,天已经黑了,再过十几个小时就要进考场了,小女儿还在打退堂鼓励。明显的考前焦虑症,做什么都不会,背什么都记不住。可是,在向我哭诉了一阵之后,小女依然坚持去自习,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从自习室回来!

       
小姨家还有两个学徒,一个叫冯亮,一个叫沈亮。叫冯亮的个子矮小,但是很有眼色,无论是老板还是老板家人叫做什么都异常迅速。那个叫沈亮的就差一点了,个子高大,看起来好像身体很重的样子,行动迟缓,也不怎么说话。小姨夫家的生活很好,也许是小姨的照顾,每天早晨中午晚上都吃的很好,特别是中午。小姨烧菜的功夫是一流的,直到现在,想起小姨几乎每天中午都要做的红烧鸡,张伟仍是赶集和怀念。

一年来,小女儿去上自习,连手机都不带!在我们蹲马桶都离不开手机的时候,她能做到这样,要有多大的决心和毅力呢?

       
张伟开始学习喝酒了,或许是因为电焊太累,小姨夫几乎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喝点酒,一个人喝酒当然乏味,就叫这连同张伟在内的三个小徒弟陪着喝。小姨夫买了几箱半斤小瓶装的枝江大曲,每天中午四个人两瓶,也有三瓶四瓶的,看工作量和心情。

我不知道,一个人要有多努力,才能让自己不失望;我也不知道,一个人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经得起这样心理的起伏和煎熬!但我相信,一个人所有的努力和付出,没有一点会白白浪费!

       
刚开始小姨夫并没有教张伟电焊,只是叫张伟帮衬着干点零活,虽然是零活,但是都是钢板铁块之类的,做起来其实还是很累的。因为生活一直很好,张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生着变化,刚来时候看到两个冯亮和沈亮紧绷结实的肌肉张伟就觉得有一种健康和力量,如今张伟也是这样。

下午,我一个人坐在朦胧的阳光里,想着小女儿一会儿又进考场了,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都坐不住。不想看书,不想看电视,不想听音乐,也不想出门。只想默默地,给女儿传递哪怕一点点的心理支持。于是,我开始静坐,向我知道的所有的神灵祈祷。很快我便释然了,上天从来都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勤奋刻苦的人,何况我已经这么出色的小女儿?

       
母亲经常来看张伟,其实也并没有过几天。母亲一来就絮絮叨叨地跟张伟说工作的事情,说是打听了,就快分配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所有人的通知还没下来。张伟听了只是觉得很漠然,张伟觉得在小姨夫家做学徒的感觉很好。

我勤奋刻苦的小女儿,这一年被折磨得几近疯狂,就昨天晚上还在不停地读英语、背政治。状态好的时候,她如饥似渴,状态不好的时候,她也怀疑自己,也打退堂鼓,也歇斯底里地发疯!但每次都是发泄一下,又赶紧去自习。

       
小姨夫的门市部在离开县城主路很远的地方,小姨夫之前是在北京京九铁路的时候做过电焊工,因为太累加上子女上学的问题就回来了。小姨夫是有点技术的,车、刨、焊、各种修理等等,所以门市部的生意是很好的,张伟和两个小徒弟每天都累得可以,累归累,但是张伟觉得生活无比充实。

有时候我也想,为什么我的女儿活得这么累,人家没考上大学的孩子,不一样活得好好的吗?可是我女儿不甘心,她拼命地要求上进,拼命地喜欢北京对外经贸大学!

       
张伟和两个小徒弟一起住,门市部的后面是个大院子,每天晚上收工吃完晚饭,三个人就在大院子里面光着洗澡。冯亮一身黑黝黝的肌肉,在月光下发亮,这时候沈亮就讲门前路边老陈的事情。老陈以前是县城里麻纺厂的职工,后来办理了病退,自己在门前开了个小卖店。老陈的老婆是个很普通的女人,每天眼里就是所有的家务和生活。老陈六十多了,谢顶得很厉害,据沈亮说,老陈的性欲很强,可是看老陈的老婆完全是无精打采的样子。老陈曾经在喝醉了酒有一天跟沈亮讲过他去县城著名红灯一条街嫖宿十六岁小姑娘的事,细节如何精彩,姑娘的皮肤如何娇嫩等等。至于那些更细的细节,沈亮无论如何不肯再透露。后来冯亮告诉张伟,老陈还有个很漂亮的女儿,在外地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每年回来一次,中间有人给老陈提过要撮合他女儿和沈亮谈对象,不知道是老陈不同意还是老陈的女儿不同意,沈亮一直耿耿于怀。每次只要一说,你给老陈当女婿吧,沈亮就无比恼怒,再不说话。

一个人这么努力,到底为了什么?是为了父母,还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换取成功,还是为了超越过去?是为了改变命运,还是为了挑战生命?

       
傍晚时分,很多年轻的女子下班了,三个小徒弟就趁着休息的功夫张望一下。张伟觉得县城的女人似乎个个都很漂亮,之后的张伟用了很多年的功夫才明白女人并非都和外面看上去的一样。

我问过我女儿,她说都是,又都不完全是。有时候这么努力,就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么,开始了自己波澜不惊的一生。她说有时候觉得,人生就是爬山,当你达到一个高度的时候,你总想试一试,看看自己还能不能攀上更高的高度!

       
第十二天开始的时候,小姨夫开始教张伟学习电焊。小姨夫告诉张伟,电焊是非常伤害眼睛的,焊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带好护目镜,找准焊点之后就要凭借感觉和经验了,护目镜在找准焊点之后才可以遮盖在脸上。

那天和朋友一起吃饭,他三个儿子都没上大学,都已经成家立业了!而且他的大儿子,不但自己在济南买了房子买了车,还把他最小的弟弟也带到济南去了。

       
对于小姨夫的焊接技术,同行和顾客均称赞有加。焊条的灼烧痕迹在焊接处分层均匀清晰,没有突出的地方,焊接之后稍加打磨处理就像原本就连接在一起的一样,类似机器人焊接。张伟初学,总是点不准焊接的地方,总是左边一点右边一点。小姨夫告诉张伟,要想把电焊学好,刚开始的时候就不能怕烧手,都是这样练出来的,经验是积累的,只要稍微用心,学好焊接技术不过是时间自然结果。三个小徒弟和师父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师父也经常说,将来维修特别是高端维修还是非常有市场的,只要学号技术,就不愁日子过不好,还特别告诉张伟,这个学好了,比当穷教书匠强百倍。

儿子没上过大学,我这朋友又没有万贯家财,他儿子凭什么在济南买房买车呢?

       
小姨和小姨夫一共有三个孩子,前面是两个双胞胎男孩,后面一个是个女孩。因为年轻时候俩人都在厂里上班,双胞胎中的老大和女孩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只好放在孩子的大姑家寄养,直到后来成为大姑家的继子。夫妻俩把双胞胎中的老二一直带在身边,十分疼爱,虽然整天相处在一起,对于这个表弟张伟心里只有隐隐的羡慕。

他说,当初他儿子没什么本事,也只能出去打工。在南方一个工厂做电焊工,遇到一个女电焊师。那女电焊师特别牛,她闭着眼睛焊接的东西,你都摸不出哪儿是焊口。

       
国庆节到了,母亲来看张伟,给张伟买了两件新衣服,顺便絮叨下家里的事情,张伟感觉到无比厌烦,新衣服是不能穿的,每天都要干活,不知道哪里会被划破,张伟一直不喜欢这种被很多事情拖累的感觉,但是张伟不想说。2002年10月7日

今天是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了,妈妈来看我,说这说那的,我听了很烦。干活能排解一切,但是任何行业或许都是这样,深入了之后就觉得没那么多的新鲜感觉了,也会感觉到重复的枯燥和劳累。毕业几个月了,我似乎还在等待上班的消息,不知道的结果,不情愿又不甘心。晚上十点了,是休息的时间了。

他儿子不服气,她一个女人家能做到的事情,我肯定也能做得到!于是,为了让女电焊师收他做徒弟,只要那个女电焊师来上班,他儿子就不离她左右。终于,经不起他儿子的软缠硬磨,那个女电焊师收他儿子做了徒弟。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