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安琪,本名黄江嫔,1969年2月生于福建漳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刊社“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独立或合作主编有《中间代诗全集》《北漂诗篇》《卧夫诗选》。出版有诗集《极地之境》《美学诊所》《万物奔腾》及随笔集《女性主义者笔记》等。曾获柔刚诗歌奖、《北京文学》重点优秀作品奖、中国诗歌网“年度十佳诗人”等。现居北京。供职于作家网。

在那一方天地里,絮絮的雪花从天而降,仿佛是一场时隔多年的重逢。四方庭院上空苍茫一片,昨日今夕便如远处西湖的水一般,潋滟却又沉寂。园子,如同一个结界,在这个结界里,你看不清外面的世界,却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就如前人的叹息轻轻落在你的心里。

春天在后面

■ 王 珏 文/摄

我又一次来到宋庄

图片 3图片 4图片 5

熟悉的口哨、小巷,星星一样密集的灵感

或许在春日里,她该是姹紫嫣红的,在夏日里她该是湖光潋滟的,在秋日里,她该是层峦叠翠的。而我却在冬日里,遇见了她,素净的如洗去铅华的女子。

你看

这个冬日,杭州迎来了一场神奇的大雪,像一场魔法笼罩了西湖的爱恨情仇。这个冬日,我一身素白,走过卧龙桥,踏入这个名为郭庄的园子。这个冬日,仿佛是生命的一场仪式。

喝醉的人悲伤的人

园子是有生命的,地上的砌石,砌石上的葱茏,葱茏间的光影,光影下的石墙,石墙上的亭子,亭子间的山水,山水间的人生。怎样的景致、怎样的建筑、怎样的讲究,在那细细的脚步间,瞬间瓦解,又瞬间重新构建了不一样的场景。行走在这样的生命里,你可以托起前人的叹息,你可以触摸时光的痕迹,你也可以听听这个生命的心跳,或者也可以看着漫天的雪花雕刻怎样的风景。

狂欢的人构成这个下午的局部

“静必居”、“赏心悦目”亭、“乘风邀月”轩、“景苏阁”……或许转角处遇见的便是逝去的日子,或慢,或美,或静,或安。站在园中,人便如历史中的尘芥,整个园子“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浮尘汹涌而至,却瞬息无声。

我伪装成一首歌混进霓虹闪烁

许是白色的幕布拉开,已是清末。曾是当地丝绸富商的宋家败落,园子里人丁稀落,往日的繁花开着没落,园子原本的主人如同谢幕的戏子,带着戏后的卑微离开。宋庄抵押给了清河坊“孔凤春粉店”。

的新年现场

再次拉开的幕布,宋庄已成郭庄。福建的丝绸实业家郭士林购得园子,园子再次喧腾起来。那时的郭士林应该是人生得意的吧,他将唐朝郭子仪的封号“汾阳王”为凭,给这个园子取名为汾阳别墅。家族的纷纷扰扰和园子里的姹紫嫣红如院子里的水一般接壤着西湖的繁华与市井。

新年了

雪花飞扬,走过月门,映入眼帘的便是雪西湖。近处是晶莹的残荷,一只水鸭不知冷暖的穿梭着。远处葛岭,宛如画中一抹黛色,不知当年葛洪的身影是否还在山间寻找生命的真谛。只是炉内真火是否真能炼化人心呢?

宋庄,你好吗

驻身回望,已然又是另一场戏,才子佳人是西子湖畔永恒的话题,康有为在这西子湖畔邂逅了浣纱女。康有为有意于浣纱的姑娘张阿彩,提亲被拒。3年后,康有为再次来到杭州,终于遂了心愿。此时,郭庄已几易其主,到了当时上海兴业银行老板竹淼生的名下。为躲避战火,竹淼生托付康有为舅爷张寿褀在郭庄创办了杭州第一所女子中学斐章女中,郭庄也自此成了康有为在杭州的落脚点。也正是因为康有为的缘故,这个园子里人声沸腾。喧嚣似乎破雪而出,又隐隐地结成了幕上的尘埃。手指轻触,往事灰飞烟灭。就如葛洪炉内的真火,一抹幽蓝,最终逝去。

你好吗?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

断壁颓垣从岁月中走来,天际泻下的光追照着来往的人们。一个老人用颤抖的双手抚过园子里的砖瓦,念叨着:“杭州人捧着金碗去要饭。”这个老人叫做陈从周,他在《重修汾阳别墅记》里写道:“园内有湖,园外有湖,湖外有堤,堤外有山,山上有塔,西湖之胜皆得之矣。”随后一些有识之士纷纷发表文章,大声疾呼“重修郭庄”。这个园子再次回到世人的眼里。

我是喜欢你的颓废

犹如修补时光一般,断壁颓垣恢复成了昔日繁花,只是逝去的人留在时光的深处,在同一个舞台上,等待着轮番出场。他们可会遇见,可会视为重逢,可会相视无语?

还是喜欢你的激情。我是喜欢你的

园内的水沉静,园外的水柔滑,回环、相融,是园子,是西湖,是凝固的叹息,是流动的情感。和着落下的雪花,搅乱了天地,却淡然处之。

瞬息万变的情感还是喜欢你

当园子白茫茫一片时,浮华褪去,天地素白,我立于其间,却触不到自己。生命原是尘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既是虚无,有何来悲喜。

今天不知明天在哪里的生活?

孩子们都有清澈的笑容

宋庄的孩子

总是比别处更美、更艺术

亲爱的朋友

你抱着孩子站在那里

你给了他/她一个宋庄的今天

请你再给他/她一个宋庄的明天!

但愿你活在一个有艺术的时代

你问我愿意活在什么时代

我想了想,那就活在一个有艺术的时代

你选择了宋庄

我选择了花语因为花语在宋庄

我相信我会过上有艺术的生活因为我选择了

花语花语选择了宋庄

宋庄,宋庄

布谷鸟在手机里叫

陌生人吉他声里我们开始认识

上帝安排一个宋庄给你上帝安排一个你

给我

宋庄宋庄,我要过上一个有艺术的生活

我要面包

我要牛奶,然后再有一张床

亲爱的花语花姑娘

你在宋庄

你有一张床

也许我可以和你挤挤因为我也想过上

有艺术的生活!

无法形容的张浅潜

嘟嘟嘟

呜呜呜。无法形容的张浅潜

清秀的姑娘,消瘦的姑娘,留你传奇

在我脑中的姑娘

你有没有星空密布的大海

你有没有一跃而过的沟壑

你给了这个下午足够的天分

你是无法形容的姑娘

你从哪里来,我从恋爱来

我从诗歌来。

我在宋庄等你

快带上你的刷子来到宋庄

这里有兄弟,这里有姐妹

快带上你的刷子来到宋庄

这里有存在,这里有虚无

快带上你的刷子来到宋庄

这里有拥抱,这里有分离

快带上你的刷子来到宋庄

我没有刷子,我只有纸笔

快带上你的刷子来到宋庄

我没有刷子,我只有勇气

我只有失败的勇气。

宋庄

他们还在贵人堂颂诗

唱歌、饮酒而我们已离开,我们终究不是

宋庄人,宋庄终究是他们的

强大的气场是他们的,白痴到此

亦能变成艺术家的宋庄气场

宋庄精神

是他们的!相对的自由是他们的

绝对的灵感是他们的

在我看来

北京只有两个区:宋庄

和宋庄以外

我们终究是宋庄以外的人

终究只能回到宋庄以外的北京。

蜜蜂儿在黄花间飞舞

黄花说来吧来吧,我要结瓜

蚊子们在我们的小腿间飞舞

花姑娘快拿蚊香花姑娘快拿蚊香

黄花儿着急了,它在藤蔓上使着劲

它想冲下来它知道蚊香就在窗台上

它果然就从藤蔓上挣扎而出直接地

飘落到荷叶伯伯巨大的手掌上——

快放我下来

快放我下来

它喊着。急什么呀,荷叶伯伯慢慢悠悠地说

人家喊的不是你,是拈花居主人花语花姑娘。

到拈花居听花语课

薄荷快一米高了

它的香气盖过了门外的垃圾气

玫瑰和月季的区别纯然看它们凋谢

玫瑰凋谢花瓣往里卷月季则耷拉着

太阳花你看这一排全都是

给水就活确实只在白天开

荷花九点之后花门关闭

牵牛花一生气几天都不开得等你道歉

丝瓜没什么特长就是拼命疯长

茄子也没什么特长就是不疯长

我是这院子的花司令和勤务兵。

寺中央纪事

某年某月某日

宋庄北寺,花语拈花居

南运河德州段河长格式

北运河通州段河长安琪

不约而同

来到此处。

是日

天降暴雨

乌鹊不飞

丝瓜疯长

花姑娘拔草忙。

音乐人

谁能把夜色赶进一群猪里

青春的弦

哪一根愿意发出声

哪一根只想保持沉默

唱我们熟悉的

带我们回少年

唱我们不熟悉的

带我们来到你的面前

哭完了把钱留下

笑过了把爱收起

像雨一样即兴

像风一样抓狂

老天爷赏你嗓

老天爷赏我耳

老天爷赏我们今夜

牛头对马嘴

针尖对麦芒

拈花居之夜

给丝瓜一夜安静的睡眠

明天它就将变成我们的盘中餐

给太阳花一夜泪水

它的青春已被太阳榨干面无表情

给单人床一夜安慰亲爱的姑娘

今夜我陪你睡,我是你的同类

给拈花居一支吉他一曲口哨

天亮以后不分手天亮不分手

拈花居之晨

丝瓜架下

格式在晨读

花语在洗头

我在床上等布谷

布谷布谷

赶紧过来当导游

导我进入新一日。

在拈花居谈爱情

你的画里有爱情

牧野对花语说。对

肯定

互为依赖的默契

很多人形成不了

许多婚姻是妥协着过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