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母是美国小说、电影等大众文化中反复出现的经典意象。此外,原野理想、杀父娶母、大妈咪主义、边疆理论、世纪末思潮、白色愿望时代、杜鹃窝情结、性别教条、阳具型女人、多样相的变态、父母子永恒三角在我们熟知的那些电影诸如《惊魂记》《飞越疯人院》《沉默的羔羊》之中,都展现出这种复杂的文化表征。杀母为什么会成为美国的时代精神?杀母是自我独立的必经之路吗?针对这种蔓延一个多世纪的美国恐惧从教育到外交,由心理学到文艺,由大众文化到犯罪学,由男性雄风到女性平权,孙隆基以其宽宏丰富的历史视野,剖解了这些文化焦虑背后的文化史问题。

      
这是我三年前写的论文的一部分,现在拿出来看看改改居然还不过时,不是我很超前,而是天朝有些时间好像没走。不仅没走,我们还在走回头路,现在观众不仅决定不了想看什么,连想说什么都不能自主了,下一步是不是就该出样板戏了,我们的电影市场到底怎么了?

一、急功近利思想严重

      
中国不是没有传统的影视工业,但解放前和解放后的、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的影视工业是有很大差别的,因为处在不同的时期,面对着不同的指导思想、不同的社会环境、不同的技术水平,甚至是不同的人本观念。这样现实的历史环境决定了我国的影视工业没有一个完整清晰的发展和传承的过程,并且受经济和技术条件的限制,中国的电影电视在改革开放之初时是被世界影视产业的步伐远远的甩在身后的,例如作为世界电影的标杆,美国电影从进入中国市场伊始便将中国电影死死压在身下,直到2013年国内电影市场上国产电影票房才首次超越进口大片。其中一方面的原因是中国观众们对于好莱坞产品有些审美疲劳,另一方面,中国电影也越来越像外国大片,什么是中国电影成了一个问题,什么是好电影也成了一个问题。

      
前些年,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可以说是摧枯拉朽,碾压各种国产电影,而它们在国际国内的收益更是让人眼红。加之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人民在娱乐上的需求和支出也越来越大,国内电影市场产生了极大的发展空间,国内的电影人们面对这样的处境,本着既要争气也要争利益的目的展开了各种振兴中国电影的行动,更有远大理想者力求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去赢个奥斯卡奖回来。但好莱坞的电影工业体系可是积百年之功方才有当今之成就,不是我们说能超越就能随便超越的,不说影片从拍摄、制作到发行这一整套体系在中国尚不成熟,单单电影本身质量的优秀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中国电影想求速成也只能是走上了模仿的道路,炫目的视觉特效、豪华的明星阵容、高额的资金投入以及猛烈的宣传攻势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学的到的东西,但除却这些,不得不说很多中国电影剩下的就是乏味的剧情和空洞的人物,拍出了大片的样,却失了电影的魂。能拍出《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张艺谋却导了一部外国人看不懂中国人也看不懂的《英雄》;《霸王别姬》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它的导演陈凯歌居然能拍出《无极》这种足以折磨观众神经的电影,这些大导演想将中国文化拍到电影里去,又想迎合外国观众,结果就是拍出不伦不类谁都看不明白的电影。
大众文化说到底服务的对象是大众,是社会中的大多数人,电影作为一种大众文化也必然的具有这种特点,但相对于一种商品,电影还具有艺术作品的特质,一些好的电影之所以优秀甚至是经典就在于其包含了对现实的揭露、对人性的赞美或对历史的反思等等深刻的主题在其中。而现在中国电影在快速发展,大片不断的情况下却仅仅是把电影当成了快餐在卖,一部又一部的电影倒是做到了商业化的流水线生产,但仅仅着眼于满足大众最简单的娱乐需求是远远不够的,况且现在电影人去提供的满足还停留在视觉上的观感,特别严重的问题是剧情为特效服务,而不是反过来。一些电影,可以说为了票房,更是主动去迎合观众对暴力的需求,把战争、阴谋、仇杀描绘的相当之艺术,不是说电影里反对这些要素,而是你拍电影的方式是不能去宣言暴力本身的。所以,发展很快是中国电影当前的态势,这是优点,但渐渐的没有了文化却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中国电影你不能拍成了美国电影,走走停停未必不是一条更正确的发展道路。

二、官方管理不当

      
从建国以来,意识形态斗争始终受到国家的高度关注,虽然现在这方面的问题有所淡化,但相关的工作仍然有相对应的国家部门专门把控。文化产业作为涉及意识形态领域相当严重的“一部分”更是被严格管理着,我们就有文化部这样一个高等级的部门进行着管理,而其下更有广电总局专门负责电影电视方面的工作,毕竟电影作为他国向外输出价值观的一个通道,当然在进入市场前需要进行审核,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会碰到被删除情节或者根本无法上映的各种影片,当然这道审核程序在其他国家也很常见,但在中国,我们对于电影这类文化内容的管理思维在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革命年代”。

      
行政单位对电影等大众文化的管理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颁布各种政策、规章和制度去加以限制,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试图以官方文化去影响大众文化。官方文化是什么,是国家意识形态及官方所表述或支持的文化,并包括官方媒体所宣传和倡导的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即最典型的官方文化。但这个不是大众文化,或者说不是大众文化的全部,因为官方文化的内容是及其正确的,包括最基本的公民道德标准,但如果我们国家的大众文化等于这种官方文化的话,可以说我们已经拥有一个圣人社会了。并且,从现实来看,这种官方文化虽然随处可见,不时有相应的主旋律影视作品被制作出来,但只能说用力过猛,对于大众文化的影响十分微弱,在大众价值观塑造方面有些无力,可以说是时代产生了一个雷锋,而不是雷锋影响了一个时代,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偶像都被打到的时代,官方文化的老套路更难发挥作用。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