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船傍晚在锚地搁浅,看着橘红色夕阳辉映着群山,群山炫耀着曲折的身姿。在天黑之前,群鸟向着家的方向往回赶,而我的行程,却离着故乡俞行俞远。而后
明朝便会去到新的世界,这怎不让人留恋?留恋以及怀念,这故乡的最后一个傍晚。作者:赵亚磊

我在远方
闻听祝福的歌唱
心之所往
触摸牵牛花的芬芳
越过群山
河流浇灌的脚印
重逢自己
与祖先同样的脸庞

——2017.04.06夜于凉山·盐源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