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盏烛光的枝头仰面的号角向天吹响一朵朵火红的花蕊弹奏生命不息的乐章一树树木棉花开像挺拔阵地的战场拉开枪栓上膛射开满目的芬芳花开金榜吐焰守望唯独不见你的忧伤遗失在哪座桥梁之上北方的情缘驻守在南国的街巷触景生情的梦想像一面旗帜
临风怒放我只看了你一眼就心颤的难忘那份刚烈如火的粗犷让我再次怀念久别的肩膀这是一个木棉花开的季节么宛若我的诗歌与你相撞没有衬托
没有彷徨只开一朵朵金红的太阳!风吹雨打的疯狂你握紧积蓄的能量不飘落一片花瓣不离开热爱的土壤五行运转
木生火王你身在何处
月落屋梁看不见的泪水流淌心房望不断的天涯遗落远方英雄的花
开满英雄的树旷世的情缘盛开天窗那份魂牵梦萦的芳香装满我独背旅程的行囊沐浴春风浩荡
远走他乡我为你穿上那件大红的衣裳此时的木棉花树已经全部开放红彤彤的火焰燃烧冰冷的天堂那是一份诗意的情怀么?为我的到来展开飞翔的翅膀那是一座精神的家园么?为你的远方燃烧彼岸的海洋黑丫: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木棉花是岭南的特色花,也是广州的市花。一般在二月中旬左右始开,三月初达到极盛。也许今年地气偏暖。正月初六坐车过一个河道的桥头,眼前突然一亮——三两朵木棉花灼灼于未落尽黄叶的枝头。过不了几天,满树的花蕾就会你争我抢地次第绽放;要不了多久,南国的天空将再一次被一树树红棉点燃。刚迈步走出新年就与红木棉撞个满怀,心里盛满了欢喜。

木棉花也叫红棉花,又称为英雄花,是因为它开得红艳却不媚俗,它壮硕的躯干,顶天立地的姿态,英雄般的壮观。花朵的颜色犹如壮士的风骨,色彩好似英雄的鲜血染红了树梢,染红了天空。热烈豪放,铮铮傲骨。五个花瓣有着桃形的曲线,包围一束绵密的黄色花蕊,收束于紧实的花托。花朵硕大,大如一个个小茶盅。花瓣毫无娇柔之态,摸在手里厚重有质地。木棉树随处可见,或路的转角,或江畔桥头,或人家房前屋后。突兀拔地而起,头顶一方天,扎根一方土,几十年、上百年树龄的木棉也不稀奇。木棉花总是跟在年后,元宵节前后睁开忪醒的眉眼。紧接着“咣当”一声打开了春的大门,把一轮轮春阳迎进来。一树树艳若云霞,红的喜庆,红的凝重,一团团火苗在空中燃烧,一只只鸟儿在枝头喧闹。没有身临其境,你绝不能领略到一种花也居然开得豪情万丈,不能不对一棵树、一树红棉肃然起敬:花开,如英雄!

花开得热烈,花落也悲壮。没有萎靡的前兆,没有色泽的颓废,在空中始终灿然仰面,笑傲春风。当木棉完成了它燃烧的使命,在某一个瞬间,似乎听到土地的召唤,蓦然脱离枝头,空中一个利落的旋转,如完美的跳水动作,“啪”地一声砸在地上。听到这沉重的叹息,不由你不投去注目礼。开放时如火如荼,辞别枝头也不褪色,不憔悴。就这样,落红铺地,悲壮的辞别尘世——花落,亦如英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