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作者:白伯欢 类型:都市异能 未来科幻 超能青春 内容简介:
青少年进化管理办公室,是政府登记、管理未成年超能力者的教育机构。曹敬一直以为自己会以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身份生活下去,直到一连串谋杀案将他

“啊,是,这想法很正常。”

图片 1

“你倒是看得很开。”曹敬大笑,“这一点上,我得跟你学习。”

作者:白伯欢 类型:都市异能 未来科幻
超能青春内容简介:青少年进化管理办公室,是政府登记、管理未成年超能力者的教育机构。曹敬一直以为自己会以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身份生活下去,直到一连串谋杀案将他卷入其中,把内务部、战略级进化者、国际恐怖组织等危险的名词重新拉回他的生活。曾作为不合格品而被淘汰的曹敬,必须重新回忆起那些已淡忘的旧事,直面现实中致命的威胁。与此同时,对超能力者历史的追根溯源、社会改革下人物的变迁、被遗忘的使命、失控的少年超能力者……连串事件将曹敬推向不可知的未来。过去的种子早已埋下,等待破土而出的一天。1999年冬天,曹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推荐理由:一个曾经厌恶自己的心灵系超能者在各种原因之下过着平淡生活,然而意外卷入一场邪教组织的绑架案,一点点揭开神秘的过往,以及完成心灵上的自我救赎,然而更大的阴谋在等待着他…
探究心灵与人性永远是小说最伟大的主题,作者在严肃地探讨同理心这个概念,同时用心灵系超能者的斗争将这个抽象的主题具象化,不说教不无聊,反而相当精彩,最后的高潮一浪接着一浪,绵绵不绝,当你以为即将结束时再来一个高潮,完全停不下来。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闪回和倒叙在文中被肆无忌惮的使用,初看相当迷惑,对顺畅感影响很大,但是逐渐发现这种叙述和主角的内心气质相当吻合,有很深的阅读沉浸感,可以说是文质相彰了。今年最令人惊艳的都市异能类作品!白姥爷新书。小说背景在架空的当代社会,异能者崛起,融入社会的各个阶层,对社会形态,构成及发展都形成了巨大影响。白贪狼本就擅长设定复杂有趣的人物形象,当这一特点放置在都市文的框架中,就使得书中人物形象非常饱满,很有立体感;小说的另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在于,作者对各类都市异能的设定,脑洞大开,细节丰富,对各个超能力的应用进行了有趣的探索和演绎,很有趣味性。总的来说,本书的谋篇布局,结构完整;矛盾设置,匠心独运;整体风格稍显压抑,但颇具人文素养,有一种实体书的阅感。

曹敬看着雷小越。

“哪怕我保证,我绝不会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进入她的梦境,她心里也会有个疙瘩。她看不到我心里在想什么,如果我是骗她的呢?如果我偷偷潜进别人的梦,作为一个窥私癖肆无忌惮地观察她心灵的最深处;又或者她因为老是想着这个问题,自己做梦的时候想出了一个我,而那实际上根本不是我,她却以为我又闯进了她的梦–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的呀。”

自从曹敬证明了自己上次掉链子是因为觉醒能力之后,津岛郁江大方地表示原谅了他,并且正式和他拉钩和好。曹敬想跟她理论一番她上次跟曹雪卿打架的事,但是每次话要出口,就看见津岛郁江漂亮脸蛋上的那道伤痕,虽然过了一段时间就消失了,但是曹敬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而曹敬问曹雪卿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就不一样了。

“是啊。你说说看你有什么想法。”曹敬真的觉得自己应该下次带一袋瓜子过来,不然就这么干坐着聊天太无聊了。、“我……我能有什么想法嘛。倒不如说你那个时候才几岁,明明只是一群小学生,怎么就会讨论这么复杂的问题了?是不是你们孤儿院里的人都这么早熟啊?我觉得我们班主任都没你们那时候成熟?”

“我们那时候,青少年进化者培训还没有今天这么成熟。”曹敬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现在,你觉醒之后,我会来辅导你,帮你解决一些心态上的问题。但是我小时候那会儿,根本没有这么多事儿,连考证都是到十六岁后才考的。在那之前,我们这种进化者都是野生放养,这类问题需要自己解决。”

“呵呵……”曹雪卿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出身在孤儿院和出生在豪富之家,也算是一种差异吧。这种差异可比会喷火,会吐水之类的杂耍本事要大得多了。命运将人拨弄的无常,远胜于所谓的超能力。”

曹敬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竟然习惯了给别人讲述这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兜售自身悲惨经历的廉价骗子,用经过自己精心修饰的故事去折服那些涉世不深的孩子,收获他们的崇拜和信任。当然,理性地看,他这种想法很没有道理,然而曹敬总是无法摆脱自己感性的一面。

“我觉得嘛,我们跟普通人都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就普通人做普通人,我们做我们就行了。在这个……社会的圈子里,大家八仙过海,能怎么混就怎么混呗。”雷小越满不在乎地说。


“是的,可以这么说。”曹敬调整了一下坐姿,不动声色地把双手在桌子下面合什。

曹敬说到后面自己都笑了,一个个地把自己的手指关节拧了一遍。

“我以前和我的几个朋友讨论过一个问题。”曹敬开始把话题引入更深的阶段,每一个进化者都或迟或早要面对的问题,“那个问题是……进化者的存在,为人类的社会和历史,带来了多大的改变?”

“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曹敬看见雷小越模模糊糊的影子似乎拄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我实话实说,我觉得进化者真的比普通人要牛逼很多。”

“喔,那个人,我认识。是我同事负责的。”曹敬笑道,“那个有点厉害的,闭着眼睛也能走路,据说他考试的时候能听到别人在卷子上写了些什么。他在一中考试的时候都是老师单独出卷。”

回答完这个问题后,曹雪卿思考了一下,皱眉问:“你老婆明明是个进化者,怎么想问题老是用正常人的角度去想。这个脑子好奇怪啊。”

曹雪卿非常任性地指定曹敬和津岛郁江之间存在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并且为这事儿生了好一段时间气。曹敬很好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话是出自津岛郁江之口,当他问过后,曹雪卿给他翻了个白眼,抛下一句“别当别人是傻瓜,小叛徒”就走了。

“我觉得进化者是一种不正常的东西。”津岛郁江这样说,“在进化者出现之前,人和人是同一个物种,而当进化者从一百多年前开始发端,人类社会就被分割成了两个阶级,泾渭分明的两个种族。进化者和非进化者。两者的数量和存在感呈反比。”

“怎么会?”雷小越不解问道,“哪怕你在梦里面装神弄鬼,让你喜欢的女生觉得自己也喜欢上了你,这也……肯定让你大受欢迎啊!”

“哇。”雷小越以一个字表达了自己的心情,“也就是说,你在那时候证明了,自己真的有能够进入别人梦境的能力。”

“刀和枪有本质上的差别吗?”曹雪卿一边看着曹敬洗饭盒一边说,“如果真的起了害人的心思,有没有超能力没什么区别。一块砖头就解决问题了。”

“谁是我老婆啦?!”

“这个嘛。刚好跟之前我们谈的话题有点联系了。”曹敬收了笑声,“是这样的,两个团体之间矛盾越来越激化,后来有个傻瓜想牺牲自己一个,自己偷偷去搞了些农药,想在饮食里下药,把抗洪班的小孩全部药死。这可真的是出了大事。”

“北一郎的下场是什么?”课间眼保健操的时候,曹雪卿若有所思地问,“我记得上次我们看历史课本,是在酒里被下了毒,被几个小角色给毒死了。”

他看了看手表,“今天我们就先到这里吧。”

“但是,进化者和非进化者,对个人命运带来的改变也太大了吧?”被津岛郁江说服的曹敬持反对意见。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